快捷搜索:

老大哥的足球军训史(一)苏联足球第一人曾主

   苏联乃至俄罗斯最伟大的足球运动员雅辛,在其足球生涯的早期曾饱受神经衰弱的折磨。“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抑郁症,总之多年来疲劳累积开始逐渐浮现,仿佛精神中的某个部分突然坏掉了,除了空虚什么都感受不到。”这位苏联传奇门将在自传中写到。 中央陆军,红色苏联最早的足球俱乐部成立于1911年(当时还是依靠沙俄军队),十月革命后成为红军体制内的“官方球队”。而在莫斯科的另一边,迪纳摩则依托于苏联内务部和大名鼎鼎的特务组织“契卡”(克格勃的前身)。得益于苏联体制下特务组织的强大影响力,迪纳摩的名号还扩展到了列宁格勒、第比利斯、明斯克和最成功的基辅。这一切都有着浓郁的军事缩影。 苏联最伟大的足球运动员列夫·雅辛,由于经常身穿黑色门将服,被誉为“黑蜘蛛”。 1954年,25岁的雅辛首次代表苏联出战,帮助苏联夺得过1956年墨尔本奥运会金牌和1960年欧洲杯冠军。被誉为世界足球历史上最杰出的门将,当然,那是属于这位“黑蜘蛛”的另一个故事了。(未完待续) 韩国头号球星孙兴慜在中国球迷“服兵役”的吐槽声中艰难拿到了亚洲冠军(亚运会),不久之后“参军”的光环终于降临在中国国家男子足球队的头上…… “太阳之下无新鲜事。”国足的上一次军训还是在11年之前的2007年。而下部队“深度体验”则要追述到半个多世纪前,当时的国家队战绩不好,被贺龙元帅下令去部队锻炼。自古以来,体育运动本来就与军事密不可分。到了近代,communism制度下体育与军事的独特关系,自然要从Big Brother开始说起。 作为段子界的最爱,国足长久以来为全国人民贡献了众多的笑声(和骂声),但当国脚全体封闭军训这天到来的时候,真正的球迷仍没办法笑起来:U-25国足集训队全体赴山东泰安某部队军训,该部队据称为解放军唯一一支荣立集体一等功的特种部队。军训时间为4-6周,表现不好甚至可能延长。而且,球员不能拒绝国家队征召。 在朋友的建议下,年轻的雅辛决定尝试去做一名志愿兵,以锻炼自己的意志品质。雅辛取得了成功,球员本人则把这段军旅生涯称为“拯救”(спасение):他把自己在军训中学得的责任心和献身精神投射到了足球领域,重新唤起了对体育运动的热爱——他开始变得越来越出色,并于1950年收到了苏联足坛劲旅莫斯科迪纳摩的橄榄枝。 甚至苏联足球的战术都被打上了军队般的烙印。洛巴诺夫斯基在迪纳摩执教时打造的“”和“集体主义”风格——球队大于球员、集体先于个人、全队如同精密仪器般运转,每个人都是一颗螺丝钉,严格而精准的执行着教练的意图,Conor Murray在狮子会小组内为测试场所举办“红火。如同军队一样战斗……马克思也会为这样团结的球队而自豪吧。 U-25国足将经历全军事化管理和训练,图为网传国足在部队观看比赛的照片。 像大多数其他运动一样,苏联足球的发展依托于全苏维埃体育运动委员会和“劳卫制”,通过带有军事性质的“红军学校”(类似中国的体校)来具体实施——毕竟在那样的体制下,体育也要为“建设”服务——这点很多中国人恐怕同样熟悉。“体育运动成为了一种公开的泛军事类培训(包括田径、冰雪运动和射击等),以实现全民健身和提高国防水平。”历史学者詹姆斯·赖尔登在《俄罗斯的totalitarianism和体育》中写到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